http://www.68716.net

【专访】莱特币基金会董事王新喜–以信仰之名

  在加密货币这场江湖厮杀里,多为蜻蜓点水,消失沉寂之辈,也不乏高唱凯歌,书写传奇之士。

  在加密货币这场江湖厮杀里,多为蜻蜓点水,消失沉寂之辈,也不乏高唱凯歌,书写传奇之士。自2011年诞生以来,以“银”自居的莱特币(Litecoin,LTC)一路过关斩将,跻身加密货币市值前十之列,目前市值约合70亿美元,排名第五。而近在咫尺的八月也即将见证莱特币的第二次减半,作为今年币圈大事之一,彼时也定会搅动币圈风云。

  2017年4月,莱特币创始人李启威带头创立非营利组织莱特币基金会,在财务上对莱特币核心开发团队成员进行支持,并涉及莱特币系统开发、推广及维护等活动。

  除头号人物李启威外,开发者王新喜 (XinxiWang, 以下简称王)也是不可缺少的灵魂人物。王于2016年加入莱特币团队,2017年与李启威共同创立莱特币基金会并担任基金会董事。在接受趣币网的专访中,王对莱特币进行了深度解读,详细阐述了莱特币基金会的运转状况及相关计划,更对莱特币减半这一币圈焦点道出了自己的看法。

  一次偶然的机会,王在攻读博士学位时第一次认识到比特币的存在。随着对比特币认识的加深,王于2011年着手购买比特币,涉足数字货趣币网。

  2013年,莱特币开始走入他的视野。相对于比特币而言,莱特币转账速度快,价格又相对便宜。这两点深深的吸引了王,并促使其入手莱特币作为投资。他早先所购买的比特币和莱特币,大部分到现在为止也依旧持有,并未出售。

  2016年,王加入莱特币团队。2017年莱特币基金会正式成立,为莱特币保驾护航,同时王也正式成为基金会的董事之一。据他所说,之所以选择莱特币而非比特币团队,是因为莱特币团队比较简单和单纯,更能够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比特币团队有很多问题,比如严重的政治斗争和利益纠纷。直到18年11月,吴忌寒和澳本聪分裂社区,BCH和BSV的闹剧似乎还未消停。莱特币团队规模虽小,在王看来却更有“意思”和“前途”。由此,王新喜便投身到莱特币的建设中。

  “比特金,莱特银”这句话在币圈恐怕已经达到了无人不晓的地步。在录音门事件中,李笑来更是炮轰莱特币,声称莱特币什么都没有,莱特币的崛起就是因为这句深入人心的口号。那么,莱特币的成功真的有如此“任性”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王认为,首先,李启威给了莱特币一个精准的定位,将它定位为一种日常的支付工具。莱特币交易速度快,交易费用低,更适合日常支付,而比特币比较安全和稳定,更适合做价值存储。两个币种定位的差异也决定了它们们之间不会直接去竞争,而是良性的互补关系。

  其次,莱特币的核心代码分叉自比特币,除了更改了部分区块参数,并采用需要依赖大量内存的Scrypt算法作为其挖矿工作证明,莱特币本身的技术并无明显创新。而这一点虽为人所诟病,但也为莱特币带来一个不可辩驳的价值,那就是作为BTC试验田的功能。

  2017 年 5 月 11 日,莱特币团队率先成功在莱特币主网第 1201536 个区块激活隔离见证。莱特币矿业硬件开发商LightningAsic CEO,BTG创始人廖翔评价道,“这一举措能推动比特币社区尽快激活隔离见证。”事实也确实如此,2017 年 8 月 24 日,隔离见证在比特币网络区块高度 481824 上正式激活。

  王表示:“隔离见证等技术在莱特币上的运用实际上为比特币的发展做了不少的贡献,也提高了莱特币的地位。随后的闪电网络和原子互换(原子互换是一种特殊形式的链下支付通道,链下运行即意味着它不会堵塞区块链主网并能显著缩短处理时间)等技术,会使二者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以后接受比特币的闪电网络支付的地方,都可以使用莱特币支付,二者的交换则将实现无缝连接。”

  同时,王强调,莱特币确实在某种程度上扮演者试验田的角色,但如果只作为一个简单的试验田,莱特币也不可能价值几十亿美元,事实上莱特币是一个有很多实际应用的币。

  李启威早前透露,莱特币基金会每年的预算不足10万美元,主要依靠捐赠和商业收入来为运营提供资金。王甚至在采访中称,基金会的注册费还是自己“垫上”的,平时会通过卖T恤,卖硬件钱包,呼吁大家捐款等方式来筹集资金。

  据王透露,基金会曾筹得几十万美金,2017因莱特币升值,涨至几百万美金,但去年也一度“回到解放前”,2018年举行的莱特币峰会也花费了十多万美金。截至目前,基金会也只有十多万美金。

  莱特币基金会的资金状况很大程度上决定这一团金队的规模,因此基金会成员比较少,而且大多都没有报酬,或报酬很少。现在团队中只有两个是全职并有薪水可拿的,其中一位是负责运营的新加坡人Keith Yong,目前工资也只有最初的一半,另外一个是开发人员Loshan T.,还有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全职开发人员Adrian Gallagher是零工资,而且是他主动放弃报酬的(擅长炒币,不差钱儿)。

  当被问及这是否会打击成员积极性,影响基金会的运转时,王强调说:“不管是全职还是兼职,他们对报酬这件事都不太放在心上。对这份工作的坚持,主要源于对莱特币的信仰,我们都认为自己是在做一件有意思也很有意义的事,每天都很活跃,都在谈论基金会运营的事情。”

  自2019年以来,莱特币基金会接连宣布与C&U娱乐全球的K-Pop制作公司,顶级跆拳道联盟Glory及酒店预订平台立合作关系。这一系列新闻也从侧面证明了莱特币基金会的部分成果。

  王告诉我们,“莱特币基金会将继续推广莱特币的支付功能,扩大莱特币的实际应用范围。开发技术和宣传莱特币一直都是基金会的宗旨,我们会继续开发软件,开发钱包,宣传莱特币。接下来我们会搞一些大的活动,发布一些比较重要的新闻,但我现在不透露,但时间应该是在两个月之内。”

  另外王正在与莱特币基金会中国大使RebeccaYang着手建立基金会的中国社区,服务中国的莱特币用户。

  自2019年以来,莱特币从20美元涨至120美元,涨幅约5倍,领跑一众主流币。有一些民间自发的LTC社区甚至喊出了“八万八”(人民币)的走势。虽然莱特币在价格涨幅方面“一骑绝尘”,却依旧打消不了部分人对莱特币的质疑。那么,莱特币真的被高估了吗?

  对此观点,王解释道,目前莱特币的用户量大概是比特币的五分之一,按照网络效应来算,总市值差不多应该是比特币的二十五分之一。如果比特币现在的价格是在一个合适的位置,那莱特币的价格差不多也应当是当前价格。不过减半的炒作也许会导致莱特币偏离这个价格。

  莱特币减半对币圈而言是头等大事之一。莱特币首次减半是在2015年8月,当时受减半预期行情提早启动的利好,LTC价格从5月初的1.4美元一路飙升,7月中旬达到8.5美元,创下当年最高水平。从历史经验来看,价格新一轮的上涨似乎是板上钉钉之事,大部分人士也都持此观点。

  在王看来,价格是不可预估的一件事。莱特币减半肯定会对价格产生影响,原因主要有3点:1,通胀率减半,供求关系发生变化,每次减半后,如果需求没有变化,供给减少价格就会上涨;2,社区自发宣传,莱特币用户增多,导致需求量加大;3,社区炒作心理,多数人对行情抱有期待,购买欲望增加

  王指出,最重要的一点是社区心理,如果社区情绪高涨,也有可能将价格推至10倍,20倍,相反的,价格或达不到用户的期待。这是一个不理性的上涨过程,更加不可预估。“莱特币已经涨了那么多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到顶了。”

  除了价格之外,算力也是人们关注的事情。区块奖励减半会对全网算力产生影响,矿工算力退出的可能导致网络受到51%的攻击风险更高。

  然而,王表示自己从未担心过这一点。莱特币有过一次减半的经历,算力也有所下降,但作为排名前几的主流货币,要攻击它也并非易事。单从算力来看,它并非只受产量的影响,除此之外,也包括莱特币的价格,矿机的价格与挖矿技术。综合来讲,减半后算力并不一定会下降,到时若有新的矿机推出,或者比特大陆L5和芯动A6的高算力,莱特币矿机市场存量变大,算力反而可能提高。况且,就算算力下降,也不太可能被攻击。

  8月份的莱特币减半,似乎是整个币圈翘首以盼的事情,更多人则想借此机会“大赚一笔。”王新喜先生,作为莱特币背后的主要人物之一,更在意的是莱特币的长足发展。在整个采访过程中,王在言语间透漏着对莱特币的坚定信仰。正如他所说,“我觉得莱特币是一个很有前途的东西,我们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为这个世界带来一些改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